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宁波两家老庙黄金接连出事 黄金成最差投资品?

2023-05-15 15:44:08 2234

摘要:昨天,警车守候在老庙黄金店门口,旁边还有几个讨债的人。前天下午4点多,五十余个汉子冲进宁波市天一广场的老庙黄金店。有人想拿走店里最值钱的翡翠手镯,有人看到金链子金戒指想统统带走……他们或蹲在门口,或坐在一旁的花坛边,甚至带来了简易床,一夜没...

昨天,警车守候在老庙黄金店门口,旁边还有几个讨债的人。

前天下午4点多,五十余个汉子冲进宁波市天一广场的老庙黄金店。

有人想拿走店里最值钱的翡翠手镯,有人看到金链子金戒指想统统带走……

他们或蹲在门口,或坐在一旁的花坛边,甚至带来了简易床,一夜没走!

这是因为他们听到传言说,黄金店贺老板要跑路了。

怕黄金店内财物被卷走 民警守了整整一夜

昨天上午9点左右,一辆警车停在老庙黄金店门口,车上,一个穿着便服的民警死死盯着店内。

店里正在营业,有几个顾客在挑选金项链。

店员说,门口站着的两个壮汉是前天下午4点多来的,“陆陆续续来了50多个人,把店里挤得满满当当,香烟蒂等垃圾扔得到处都是。”

“有两个男的进来,拿走店里价值最高的两个翡翠手镯,其中一件标价61万余元,说不付钱,用来抵债。”

报警后,警方赶到现场,手镯暂时保住。

“他们看到顾客购物,来一个,赶一个。”店员说。这时,店员才知道,壮汉们都是来讨债的。

直到金店打烊,壮汉仍拒绝离开,导致金店无法正常关门。

江厦派出所郎警官叫店员们先回家,他留下守店。壮汉们一直没走,郎警官怕他们卷走店内财物,守了整整一夜,直到第二天早上换班民警到来。

后来,他戏称自己创下江厦派出所处警历史之最——整整13个小时没合过眼。

债主汪老板在黄金店搭起简易床

天一广场老庙黄金店原先属于宁波海曙老庙黄金珠宝有限公司,位于碶闸街179-181号,注册资本500万元,成立于2004年,老板姓贺。

昨天上午,贺老板的债主之一、宁波江东百缘珠宝有限公司汪老板一直蹲守在店里。他向记者描述了事情的原委——

确切地说,我们是贺老板的担保人。加上老庙黄金,我们一共5家公司,有珠宝行业的、也有纸业的,五户联保向银行贷款3000多万元,贺老板贷了610万元,其中,宁波银行的200万元已经逾期十来天了,我们都已经还了,他却迟迟不还,银行上诉,责任当然要追究到我们头上。

昨天原本大家说好一起商谈还贷的事,他说店里还有价值1200万元的珠宝。我们说可以先拿出200万元抵押,帮他卖。可是后来他电话就关机了,人也找不到了。

我们怀疑他要跑路,连忙带人马赶过来守住店门。

汪老板甚至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,他们在老庙黄金店搭起一张简易床。

“床是一个朋友带来的,我们得蹲守在这里,看着店。他的店面是租的,万一把里面的首饰一卷,我们再也找不到他了。”汪老板说。

老庙黄金店已易主 老板一直喊冤

可汪老板们似乎找错了对象。

老庙黄金店长说,他们的法人代表姓苏,不姓贺。在她提供的营业执照上,从今年4月开始,其已变更为宁波苏苏珠宝有限公司。

昨天,记者联系上苏老板的老公吕老板,他正在山东出差。

他说自己遭遇了“无妄之灾”——

这家店是我们2月份租来的,除了开掉以前的管理层以外,继续聘用以前的员工。4月份,我们办理了自己的工商营业执照,妻子担任法人代表。

我以前是搞房地产的,房地产现在不景气,我也想换个行当干。

去年,一个朋友介绍我跟贺老板认识,说他最近经济困难,欠了银行和供货商不少钱,很难经营下去,想让我伸出援手。

想了几个月,贺老板的店面到期,我租了过来,一年租金将近200万元,他代理的老庙黄金的品牌也转让给我,不过,品牌方面还在跟上海那边沟通,目前只是沿用。

我总共投资了一千多万元,买了几十公斤黄金,跟贺老板进了一部分珠宝,他有五六百万元珠宝(进价)放在我这里,我帮他卖。

吕老板很恼火,说欠债还钱,可以走司法途径,现在这样搞,影响了他的正常经营。“我怀疑是另外两家银楼故意针对我,6月底,我的银楼将搬到碶闸街174号,旁边是另两家银楼。”

不过,汪老板并不相信这两家公司没有瓜葛。他说,在吕老板之前,法人代表也换过,是贺老板的妹夫,但主控者还是贺老板。“现在姓吕的只是个挂名的,那是贺老板的金蝉脱壳之计。”

另一家老庙黄金店里 没有一件金器

昨天下午,记者赶到鼓楼珠宝城的老庙黄金店,里面仅一位店员看店。

店员向记者确认,老板仍然是贺老板。

令人惊讶的是,店里非常冷清,柜面中摆放的都是翡翠类珠宝,便宜的几百元,贵的上万元,没有一件金器。

一位保安说,生意很差,“去年9月刚开业的时候还好,后来,可能老板的经济出了问题,今年春节前,柜面的金器已全部撤柜。”

昨天,另一家位于慈溪的老庙黄金也遭遇了债主上门事件。

海曙警方表示,案件正在调查,目前不方便透露。

宁波市中心接连两家老牌金店出事 这是怎么了

无独有偶,这家老庙黄金店隔壁的宁波凤祥银楼,上个月倒闭关门。

当时有消费者在微博上发起维权,称自己买的项链,戴了三天就断了,却发现银楼已关门。

“要倒闭,前几天还做生意啊,不声不响直接就倒了,门口连张告示也不贴,为了条项链,我跑遍所有的凤祥银楼门店,浪费一个月时间打电话,找人,躲着不肯接电话。”网友“@符云初W”吐槽。

此前有媒体在采访凤祥银楼老板时,对方承诺会负责售后,但对于“倒闭”的说法,他只是说,“我不做了也可以啊,调整啊,并不是倒闭了,其他原因也可以不做生意啊!”

接连两个月,市中心天一广场两家老牌珠宝店纷纷出现问题,这是怎么了?

昨天记者咨询了宁波市黄金珠宝协会秘书长周素珍。

她说,这两家店算是宁波本土珠宝店里规模最大最老牌的,自从有了天一广场,它们就在了,分店也有不少。

周素珍分析,从去年下半年开始,宁波的黄金珠宝生意比往年清淡,原因是多方面的。这几年黄金价格一直在跌,投资黄金的人就少了。现在股市、房市又有点起色,市民的投资方向有所改变,资金就转移到了别处。

而这些店铺都开在闹市区,所以成本也高。不过她认为,金店总体形势没那么糟,协会有80多家成员单位,并没有出现类似情况。这两家出问题,估计是其资金运作上出现了问题,属于个别情况。(都市快报)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